济南回收公司济南物资回收济南二手物资回收的现状与将来

 新闻资讯     |      2018-12-19 21:27

济南佳诚物资回收公司谈论再生资源回收体系现状和未来

 

中在1970年代末进入市场经济后,过去30多年快速化城市化过程中,垃圾问题也逐渐进入公众视野,不再是政府规划和部署的内部事务。济南佳诚再生资源物资回收有限公司
                


在各种末端处理方式,尤其是垃圾焚烧和填埋不被社会认可的过程中,垃圾分类成为社会各方的共同认识。垃圾分类也就意味着各种不同垃圾在产生地方应该被分类。在各种垃圾中,有一大类是常常进入垃圾管理讨论范围的,那就是可回收物,俗称废品(本文以下按照目前民间回收体系的叫法,统称废品),但占到垃圾总量近三分之一的废品如何被外来务工拾荒群体来完成,废品回收和再利用又面临哪些瓶颈,目前的垃圾分类管理体系中正在热议的“两网融合”如何看待已经存在30多年的拾荒体系,这些问题都需要在这个重要的历史转折点来面对。

 

2014年左右,北京的废品回收从业人员到历史高峰,近30万人(1)分散在废品回收、分类和再利用各个环节,每天将北京产生的废品有效的收集、分类后,送到下游再利用,其中每个废品回收人平均服务100人左右。但2014年前后,尤其是2017年,北京市再生资源回收遇到了前所未有的寒冬,市场和政策的双重夹击,让废品回收行业备受打击,北京5环到6环之间的废品分类和交易市场数月期间消失。这篇文章将以北京为例,分析废品回收体系现状,存在了30多年的废品回收体系面临的困境,以及在地经验式的解决方案。

 

这篇文章所谈及的废品,指的是居民生活和零售商业等出现的废品,及官方所称的可回收物,分类回收和分类处理现状。不同于目前绝大部分社区里丢尽垃圾桶里的混合垃圾,需要等待物业和政府投入人力和物力去收集和处理,废品的回收和处理都是依靠居民在家自觉分类,然后卖到社区里或者周边,专门从事废品回收的人手里。这些服务于每个居民生活区,以废品回收为生的农民,不只解决了自己进入城市后的谋生问题,也搭建了遍布京城各个角落的废品回和分类集中的有效网络。从1980年代后,这个由外来谋生农民搭建的废品回收网络在没有任何政府资源匹配的环境下,每日实现了高效、有序的废品回收、分类和量的集中,为废品再生利用提供了不可或缺的基础。这个过程中,他们将废品有效的从垃圾中分离出来,和环卫系统一样,每日可以实现废品的日产日清,是让我们城市光鲜亮丽的清道夫中的一员。

 

下面先具体介绍废品回收网络的形成历史和现状。

  • 民间废品回收体系和现状

  • 1978年随着中改革开放政策,随着市场经济的深入开展,民间以市场为导向的废品回收行业也慢慢出现了变化。1950年到1970年代,供销社系统下负责废品回收的有物资回收公司在市场经济体系下逐渐破产。另外一方面,因为改革开放和农村土地实施家庭联产承包责任,大规模人口流动出现,城市化初期,大量农村剩余劳动力开始涌向城市寻找谋生机会。来自河南信阳地区固始县、河北和四川等地的部分农民到达北京后,开始依靠捡拾或者买卖废品为生。到1990年初期,这些农民工慢慢替代了原有的有物资回收体系,成为北京废品回收的支柱。随着北京城市化进程的加快,废品产生量的逐年增加,依靠买卖废品回收为生的农民工群体也不断壮大,依靠市场经济,也逐渐建立了完善的废品回收体系。以买卖为基础的废品,从社区分类回收,到中间市场的精细分类和量的集中,到末端再生利用,整个链条实现了无缝衔接,实现了北京废品的日产日清。在废品回收和再利用这个链条上,主要有三个主要阶段,社区回收、精细分类和集中、和再生利用。市场经济背景下,从1980年代个人废品回收体系出现,2014年前后到达峰,到现在面临越来越多困境,北京的废品回收正经历着前所未有的考验。

     

    1.社区分类回收

    废品分类回收得以实现除了依赖民间有效地回收网络,另外一个重要的因素就是居民在家将废品单独分类的良好生活习惯,不管是物资匮乏的计划经济时代还是改革开放后生活日益富足后的市场经济时代,大部分家庭都保留着将废品从垃圾中单独分出来,交到社区回收者那卖钱的习惯。在北京城内回收废品的群体大概可以分为以下几大类:从混合垃圾里捡废品的人,骑着三轮车走街串巷买废品的人,固定在某个社区或者每个街道专门回收一定区域废品的人。绝大多数时间,他们都可以和平相处,互不冒犯。随着时间的变化,这三类主要的废品回收人群所占的比例也在发生变化,目前北京废品回收量大的是固定在社区的回收者。